推荐信息:
财经
频道
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《女相》小说免费阅读[完整版]

2018/1/13 5:25:16 来源:网络 []

小说名称:女相

楔子

夜,寂寥无声。688财经网

当将军府还沉浸在这片安宁之际,殊不知此刻却已被围了左三圈右三圈,连只飞蛾也逃不了。

而就在这一刻,白羽一袭红衣,突然从天而降。

细长的剑叶眉,被染着化不开的冰霜;消瘦高挺的鼻梁,阻隔了两汪冷冽杏目;艳艳红唇,像是彼岸染色一般;搞搞挽起的凌云鬓,发髻间只插了一枚玉簪,如水墨流泻般的长发与夜色融为一体,衣袂轻盈被夜风扶荡开来。

今夜的白羽如火似冰,眼神如利剑般锋芒,摄人心魄的惊艳,像是守在黄泉三生的绝色倾城。情深换得绝情泪,是宿命,亦或复仇的火焰。

暖阁里透出温柔的烛光,她深爱的男人,将她封在雪山之上,尸骨未寒。自己却搂着美人躺在温柔乡里,于情于理,她都应该灭他满门!

笛声为令,笛声响起只见黑暗中翻滚着人潮,数不尽手持利刃的黑衣人,越过将军府高大的围墙。阅读6889888.com接着是成片绝望的求救声,亦或在睡梦中就再也醒不来的人。

一曲作罢,整个将军府已被血染,如果没有记错,整个将军府有六百一十八条人命,不过已下令留三人性命,不是不杀,而是她要亲自动手。

站在夜色里,她看见百里苍炎护着柳若芙朝正堂这边退来,狼狈至极。若是百里苍炎想要逃脱,即便是她亲自出手他也能逃掉,不过早就算准他一定不会放下柳若芙。

百里苍炎退到正堂大院,抬头就看见一袭红衣立于楼阁之上,发丝飞扬,手持玉笛,那张让自己朝思暮恋却冷若冰霜的脸。

“羽儿”百里苍炎不禁的呼唤出声,羽儿不是已经死了,被自己封在雪山上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白羽抬手,黑衣人即刻住手。只见白羽一手持玉笛,一手背在腰间,从楼阁上飞落而下,落地时微拂衣袖,动作轻盈仙雅,若九天玄女。688财经网

黑衣人将百里苍炎和柳若芙团团围住,见白羽走来让出一条道,白羽面带微笑,款款而来。

缘因何起,为何又寥落成殇?

雪落芳华,温情已逝

显国居汉中要地,横跨渭水,北遇骁悍胡族,南见巴蜀群山,东临汧水,西止洛河。建国三十三载,先皇甍世,众望所归的三皇子在这一场夺嫡之争中落败,九皇子杨拓继位。

杨拓即位三载,三皇子被冠上谋反的罪名施以绞刑。当初支持三皇子的大臣皆被残害贬谪,唯有左相宇文修风,势力盘根错节难以拔除。新皇多疑,一心挖出左相势力,加上右相排挤,左氏危在旦夕。

显元三十六年秋,胡族大举侵犯显国北疆,一路攻城略地来势凶猛。《女相》小说免费阅读[完整版]百里苍炎是显国战神,但杨拓却派左相抵御外敌。宇文修风知大势已去,此去凶多吉少,遂召回其女宇文白羽。

宇文修风文武双全,本是武将出生,不负所望打的胡族弃甲而逃。谁知就要占领胡族都城时,杨拓设计与胡族谈和,宇文修风前去谈和被抓。

宇文白羽得知消息请命领兵前去救出父亲,杨拓受命百里苍炎为主帅,白羽为先锋,各掌握一半兵权,前往青垣城。出征前夕的一份密函,让白羽顿时慌了阵脚,父亲不是她想救便能救的出的,这一切本是一个阴谋!

白羽颓败的站在城墙上,眺望着远方,那里的敌人囚禁着她的家人。皇帝处处猜疑宇文家的势力,却又想利用她来消灭塞外胡族,她一介女子披甲上阵,只为保全家人。688财经网

走下城墙,寒风呼啸而过,白羽在门前停下,犹豫片刻转身走向另一个房间。站在房间门口白羽深吸一口气推门而进,书桌前端坐着一个男子,听见脚步声却并未有反应。

白羽走到书桌前收拾了凌乱的酒杯,替百里苍炎倒了杯热水。

“你可以让下人做这些。”

“少喝酒,喝点热水吧。”

“你管我?”百里苍炎盯着白羽的脸平静的问。

白羽没再接话,避过百里苍炎的目光,走到床前,将刚才路过梅树下折的一朵梅花放在枕边,退出了房间。688财经网

雪花开了,站在雪地里,看着飘飘洒洒的大雪,脸庞划过一丝冰凉。

屋内一只忽明忽暗的烛光,拉着白羽的思绪不让她入睡。恍惚间白羽梦见父母没有温度的尸体,恐慌无助向她袭来。

白羽起身披上衣物,来到百里苍炎的房间外,屋内的灯依然是亮着的,白羽心头微颤,敲了敲门。

百里苍炎打开门,白羽见百里苍炎穿着睡袍,已然睡下,便想转身回去。百里苍炎一把抓住她冰凉的手,把她拉入屋内。

房间里炉火正旺,一片温暖。与她不同,百里苍炎待得地方总是温暖的,不像她总是冷冰冰的。

百里苍炎抬手扶上她的头发,道:“为何现在才来?”

白羽对他的动作先是一愣,听他这般问淡淡的回答“那样我们的关系会暴露的。”

听她这般回答,百里苍炎眼中先是一股怒意,随后闪过一丝愧疚。拉着白羽走到桌前,到了杯酒递给白羽,“来,陪我喝一杯。”

白羽看着酒杯里的酒说:“你不喜我喝酒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不喜欢,可你不也喝么。”百里苍炎说着将一杯酒递给白羽。

上次白羽喝醉,跑到百里苍炎那里大闹后,百里苍炎便喜欢酒后的她。醉酒的白羽放纵大胆,好不压抑情感,会哭会闹,在百里苍炎看来这样的她才可爱。

白羽没有接话,而是将酒灌入口中。和着烈酒白羽觉得醉了,她的酒量也是奇怪,心情好的时候大些,不好的时候小一些。今晚她很糟糕,一杯下肚就有了醉意。

“两杯便醉了?”百里苍炎看着怀里的人,目光变得柔和。

“恩,我想醉,我想醉在你的怀里。”一醉酒,白羽就开始口不择言,这样的放荡,百里苍炎他很喜欢。

看着怀里的人,百里苍炎恨不得将她绑在自己身边。因为感觉的到,白羽离他越来越远越远,不知不觉他们之间隔了很多东西。

百里苍炎将白羽放在床上,褪去她的衣衫,他想用这样卑劣的方式留住她。白羽感觉到百里苍炎的动作,被他撩拨的火热,百里苍炎也褪去衣衫,露出健壮的胸膛。她感觉到百里苍炎在她耳边呢喃,她伸出玉臂紧紧地搂住百里苍炎。

感觉到白羽的动作,百里苍炎停下动作,温柔的抚着白羽的脸庞,“不要再想着离开我,你是我的,你是我的。”

“恩,我是你的”白羽在他的怀里乖巧的点头。

温度渐升,春光旖旎。

突然间白羽脑海里浮现父亲苍白的脸,瞬间清醒过来,伸手推开百里苍炎,抓着胸前的衣物,不住的颤抖,不敢看百里苍炎。

“明天我们便启程去渡涵关可好?”白羽看着百里苍炎,眼里满是请求。

百里苍炎眼中闪过一丝复杂,拉着白羽坐下,安抚道:“天气这么寒冷,将士不愿行兵,你为何这样着急。”

“你不知,我父母在胡人手里多一日,都可能丧命。”白羽着急。

“胡人不会伤你父母性命,他们只是人质,他们现在很安全。”

“很安全?你知道什么?”白羽用力推开百里苍炎咆哮着,现在白羽的脑袋里面全是父母的安危,皇帝是不可能放过除掉宇文家的机会。

百里苍炎理解白羽心情,只是白羽这般不可理喻,他便没有了耐心。“你先去吧,过几日便去渡涵关。”

见百里苍炎不急不慢的态度,白羽满是悲伤。“和你说过其中要害,你为什么还是这般态度?”白羽愤怒的看着百里苍炎。

“那不过是你自己的猜疑,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。”百里苍炎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本兵书。

“你是在怪我不顾柳若芙的病情,就拉你来这?”白羽问。

提起柳若芙他确实满心愧疚,对白羽更加不耐烦。“你出去吧。”

白羽颓废的摇了摇头,柳若芙,是他和她之间永远的阻碍。“柳若芙是装的,为了留住你,她故意这样做的!”

“你住口!现在就出去!”百里苍炎大怒。

白羽没再说下去,转身离开房间,她这一走,和百里苍炎怕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待白羽走过后,百里苍炎将案桌一拳打碎,后悔自己方才的暴躁。他们的关系明明已经如履薄冰了,他为什么不能温柔些?

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间,看着雪花白羽在陷入沉思。若是她安全救出父母,便与他们一起离开,在显国永远消失。至于百里苍炎,她祝福他和柳若芙。

孤身而去,痛失血亲

天地间一片雪白,雪没有停的意思,白羽骑着马,向渡涵关狂奔而去。没有留给百里苍炎只言片语,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,不知道什么可以说,不只到他们之间还能说什么。

不过一日的路程,便赶到渡涵城,百里苍炎为什么不愿?那毕竟是她父母的性命!白羽自嘲,不过是因为不爱,若是爱他会陪她刀山火海。

白羽让渡涵关的守将陈云来见她。陈云是皇帝最信任的人之一,随父亲一起征讨胡人。只是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,父亲被胡人抓作人质,陈云就接替了父亲的职务,成了渡涵关主将。

陈云是一名文官,可是暗地里却是文武双全。白羽对此次父亲被抓很是疑惑,怕是皇上和陈云串通好的阴谋。

“拜见,宇文小姐。”陈云拱手作揖,一身戎装,面相上看是个忠厚老实之人,唯独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除外。

“陈将军不必多礼。”白羽没有与他多客套,直奔主题:“陈将军,此次家父被捕着实蹊跷,你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白羽一身男子装扮,披着披风,相比于陈云,白羽身材娇小,但却散发着无形的气势。

陈云见白羽直奔主题并没感到惊讶,宇文白羽他是有所耳闻的。当朝宇文丞相独女,十三岁便随无垠居士在佛陀山习武。武功超绝,才智过人,气质出尘,风华傲世,拥有绝世美颜,琴棋书画音无一不精。

不过,如今宇文家功高盖主,皇帝一心想要灭了这股势力,她宇文白羽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法与一个君王、一个国家对抗。

“宇文小姐不用担心,皇上已派人与胡谈和,胡人愿与我国交好。只是……陈云顿了下,继续道:“只是宇文丞相曾斩杀胡人皇亲,此次谈和的条件之一,就是宇文一家交由胡人处置。”陈云捧着茶慢悠悠的说。

白羽早就知道皇帝不会放过轻易放过宇文家,只是这样斩草除根,未免也太狠毒了,完全不念宇文家曾立下的功劳!

“陈大人的意思是,将我也绑了交给胡人吗?”白羽沉声,上用力,红木的桌角硬生生的被掰下一块。“若是家父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定让你陪葬!”说完,白羽怒甩广袖,大步离开。

回到到房间,白羽命下人备下笔墨。她只有求皇上了,保住父亲性命,让他辞官颐养天年。皇帝不过是忌惮父亲势力,加上当初的夺嫡之争,父亲又曾与杨拓结怨,若父亲自动放弃权势,杨拓应该会放了他。

端坐在书桌前,久久未下笔,这一封信是用自己换父亲的命。只要杨拓放了父亲,她便兑现约定,做他的妃子。

白羽还未随无垠居士学艺时,杨拓在相府见过她一面,便对白羽一见钟情,托母妃向左相提亲。时宇文修风以白羽年幼为借口,推辞了这门婚事。后来白羽上山学艺,这么多年杨拓一直在等着白羽。

当年他不过是个不得宠的皇子,丞相之女绝色倾城,被拒也是情理之中。但如今他是皇上,就算宇文白羽不爱他,他也有千百种法子,得到她。就在出征前夕,杨拓一份密函和白羽摊了底牌,只要白羽做他的妃子,宇文修风便可安然无恙。

纤指提笔,刷刷点点,不一会信纸上便落满字迹。白羽对着信纸发呆,这信一但寄出,就再无反悔的余地。为了父亲她连命都可以不要,至于和百里苍炎的感情,就止于此吧。

在渡涵关苦等三日,依百里苍炎的音讯依旧遥遥无期,她真的绝望了。

第五日清晨,一个士兵匆忙的闯进白羽房间,惊恐的跪在白羽面前:“报,丞相等人质被…胡…胡人杀了,抛尸渡涵关前。”

“什么?”白羽一脚将士兵踢飞,飞奔来到城楼。父亲的尸体已经被人抬回,她不愿相信,往日高大威严的父亲,已然没有了气息。

塞外的空气寒,污血凝固在宇文修风的脸上,往日只手遮天、气盖山河的英雄,死的毫无尊严。

白羽死死的咬住嘴唇,十指深深的潜入手掌,悲痛、愤怒、绝望充斥着她,泪水变得无用武之地。

“将尸体抬入干净的厢房”白羽语气冰冷,听不出一丝波动。

独自守在厢房,替父亲整理好衣冠,拭去脸上干涸的血迹后,白羽轻轻抱着父亲的尸体,一字一顿的吼道:“羽儿一定会将那些人送进地狱,血洗青垣城!”

第二日,青冥一身风尘,出现在白羽门前,轻轻叩门。

不一会,门被打开,白羽一身孝服,神情十分憔悴。“青冥,你来了。”看见青冥的一瞬间,白羽红了眼睛。青冥是父亲身边的侍卫,现在只要看见与父亲亲近的人,白羽仿佛能看见父亲的影子。

对于青冥,白羽并不了解,只知道他武功高强,不在自己之下。喜欢穿玄色衣衫,像是一块千年玄铁,给人一种坚硬、冰冷的感觉。

“小姐节哀,莫要伤了身子。”青冥道。其实他并不会安慰人,可以说这是第一次。

白羽闪过身子,道:“进来说吧。”

走进房间,白羽领着青冥来到床前,看见躺在床上的宇文修风,青冥扑通跪在地上。“丞相您的恩情,青冥谨记在心,青冥定会履行约定。”说完,俯身三拜。

“我准备将父亲的遗体火化。”白羽说。

青冥起身,看了看白羽,道:“小姐定下便好。”

宇文修风的死,迅速传的皇帝扬拓耳朵里,朝中上下引起轩然大波,反对宇文修风的群臣十分开心。皇帝为了安抚白羽,封宇文修风为忠烈候,皇亲国戚的礼数厚葬。

当百里苍炎带着将士赶到渡涵关的时候,白羽已经将父亲等人的尸体火化,命人将骨灰送回老家安葬,什么皇亲厚葬她不需要!

将父亲送走后,白羽依旧是冷冰冰的,没有一丝情绪波动。百里苍炎看在眼里,只是白羽已拿他当陌路,一个眼神也没给他。

白羽独自将黄建召到自己的房间,道:“黄叔,这青垣城你曾与父亲一起攻打过,你可否将地形图与我细说。”黄建是宇文修风的得力手下,一起征战四方,出生入死。

“小姐这是要?”黄建问。

白羽淡淡的回答:“此次我要领着将士们,血洗青垣城!将害死父亲的人个个骨扬灰!”

是夜,白羽悄无声息的领着将士,绕过山道,跃进青垣城。里应外合,将梦乡里的胡人送进地狱。白羽领的人不多,多半宇文家的卫军,个个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十分凶猛。

白羽手执双刀,在人群中斩杀,没穿盔甲一身白衣。面庞依旧清丽,只是眼神发红,像是入魔。

一夜屠城,物是人非

几百人对几千人,一夜间青垣城成为一座死城。天亮时,白羽已是一身血红,身边的将士所剩无几。黄建看着白羽,流露出心疼,白羽是宇文丞相的唯一血脉,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,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。

“羽儿,如今大仇已报,只是皇帝是我们永远也杀不得的,我现在就追随你父亲去了。”不等白羽阻止,黄建已经自刎倒在尸堆上。

看着倒下去的尸体,白羽心里划过一道道伤口。父亲忠君爱国,才会被这么多人追随,也才会被这么多人所嫉妒!

杀了一夜,白羽将心里的痛、悲伤、统统都发泄出来。只是亲人却永远离她而去了,这是杀多少人都无法弥补的。白羽骑上一匹马回了渡涵关,她现在还不能死,血洗青垣城只是第一步。

守城的士兵见城下来的人,无不吃惊。印象中白羽大人是从不穿红衣的,如今一身红衣似血,青丝随风飘扬,真是妖艳惊人。

陈云和百里苍炎也匆匆赶来,白羽骑着马一步步的踏进城,一众士兵排开。

鬓角的发丝掺合和血水,紧紧的贴合在白羽的脸颊上。凝脂般的肌肤上,有着一道长长的伤口,不但不影响容颜,反而更添杀戮的美。血液顺着衣袖往下滴,血红的眸子,张扬的红衣,绝美了众生,却深深的刺痛了百里苍炎的心。

士兵来报:“报告百里将军,青垣城一夜之间血流成河,无一活人。”士兵面色惊恐,话语间不着痕迹的瞟了白羽一眼。只见白羽面无表情,好像在听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。

陈云握紧佩刀,暗自神伤,心想这白羽不过是一介女流,却如此凶猛,没他想象的那般好对付。

白羽瞥了眼陈云,语气淡漠却无比坚定的说:“我杀的人,绝不止此!”

一个不稳,白羽差点倒下,百里苍炎想要伸手接住,却被白羽躲过。下一秒,白羽靠在一个坚实的胸口上,是青冥。

“青冥送我回去。”白羽声音虚弱的说。

不顾白羽身上的污秽,青冥打横抱起白羽,朝着寝殿走去。青冥将白羽送回房间,命人准备了热水,便退了下去。

下人燃了熏香,盖主血腥味。白羽将衣衫退去,露出一副姣好的酮体,接着没入浴桶中,泪水伴着血液一同融进水里。这么多天以来她第一次哭,“父亲我好痛苦。”白羽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呐喊。

百里苍炎轻轻扣了扣门,接着推门进来,看见白羽靠在窗边,身影消瘦,内心不禁抽痛。“羽儿,”他轻轻的唤。

见白羽没有反应,百里苍炎走过去扳正她的身体,发现白羽眼神空洞,神情木讷,失去以往的灵动。一把将白羽搂在怀里,恨不得搓进骨子里。白羽依旧没有反应,接着门被毫无预兆的打开。

柳若芙走进来,看见百里苍炎抱着白羽,心里嫉妒到扭曲。当她听到白羽父母被杀,简直开心的要死,她就要看到宇文白羽痛不欲生!谁让她抢了她爱的男人。

“宇文丞相的事,我和将军都非常痛心,白羽小姐还要看开些,莫要伤了身体。”柳若芙道,眉头微皱,做惋惜状。

见柳若芙,原本失神的白羽立刻戒备起来,问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百里苍炎带你出征的?”出征是一件大事,百里苍炎竟然带着女眷。

柳若芙欠了个身,缓缓道来:“妾身担心白羽小姐,便来看看。”

“不用。”白羽应答,眉间清冷平静。柳若芙不过是来看她怎么落魄伤心的,可她不会让敌人看见自己落魄的一面。

“要不是我体弱多病,将军为了照顾我耽误些时日,早些来到渡涵关,或许宇文大人也不会这样。”柳若芙尽量表达出百里苍炎多么在乎她,可以为她推迟行军,正好挑起白羽痛处。

白羽没想到,百里苍炎是为了柳若芙才迟迟不肯出兵,若是早两日父亲也不会死!这笔账我宇文白羽记下了!

“快回去!”百里苍炎怒喝柳若芙,柳若芙见自己的目的达到,便乖顺的离开了。

柳若芙走后,白羽猛的回首,眼神像利剑,直直的射向百里苍炎,一字一顿的说:“百里苍炎你所做的一切,我全都记下了!”

“羽儿,你听我解释,并非你想的那样?”百里苍炎着急解释,但面对白羽的愤怒,却感到词穷。

白羽掀翻百里苍炎的手,恨不得咬碎贝齿。“什么将士不愿行军,你不过是为了柳若芙!百里苍炎我要是不杀了,简直对不起枉死的父亲!”白羽随即抽出佩剑,二话不说朝着百里苍炎砍去。

百里苍炎闪躲过去,白羽又要出招,却突然虚弱的倒了下去。百里苍炎连忙接住她,握住了脉搏,才发现白羽太虚弱了。

“你滚开!”白羽推开百里苍炎。

青冥及时赶到,看见百里苍炎,眼中闪过杀意。白羽退到青冥身后,说:“青冥,帮我杀了他!”

百里苍炎心痛的看着白羽,他没想到这样的话,会从白羽口中说出,白羽竟然要杀了他。打斗声引来侍卫,陈云也及时赶到,才止住青冥和百里苍炎两人。

胡人被灭,处理好城中事务,便要班师回朝。百里苍炎命人备了两辆马车,一辆是给柳若芙的,一辆是白羽的。白羽一向骑马,百里苍炎担心她的身体,便给她备了马车。

白羽没有理会百里苍炎的安排,让随从把马牵来,一路上骑着马走在最前面,青冥骑马紧跟她身后。一身白衣,一批白马,男子的发饰,是那样绝代,又是那样孤寂令人心疼。

看着沿途的景色,白羽伸手摸着白绫的鬃毛。白绫是父亲送她的马,她叫白羽,便给马儿取名为白绫,第一眼她便喜欢上这匹马。

黄昏时分,将士都十分疲劳,百里苍炎下令安营扎寨,停下来休息。白羽翻身下马,接过随从递来的水,喝了一口,抬着袖口擦了擦嘴巴。

将士都在忙着安营扎寨,洗米做饭。白羽看着这个场景,想起十年前,那时她随着父亲出征,也是在这个地方,父亲下令安营扎寨。晚间父亲与将士们一起吃饭斗酒,那时她才八岁,依偎在父亲的身旁。如今十年过去了,物是人非,泪水不觉划落眼角。

女相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西柚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西柚文学)或者(xiyou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女相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文章来源网络,版权归属原作者,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。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,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

文化推荐热门随机

  • 华人家谱·名人堂|邓天勇:但行修谱事,莫需问前程

    本期嘉宾:邓天勇贵州省邓氏文化研究会暨邓氏宗亲联谊会顾问;遵义邓氏文化研究会顾问;宗亲印象邓天勇老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修谱人,值得所有人敬仰。关于梦想中国人常说,我们是炎黄子孙。但我们到底从哪里来呢?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楚,而且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甚至连祖父辈都不知从何而来。诗书孝悌、仁义礼信……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智慧也在渐渐被人遗忘。“我今年快78岁了,教书育人一辈子,看到这样的情况,真的非常痛心。”23年前,邓天勇曾经和几个老兄长一起续过邓氏家谱。由于当时的时间、条件、精力等有限,邓氏的这本族谱并

  • 易悦人物访谈 | 天赐游戏创始人于贤文:创业是输出自己的表达

    于贤文天赐游戏创始人&CEO天赐游戏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12月22日的新锐手游公司,由华谊兄弟和博派资本投资,由移动游戏领域资深人士创办,定位于精品移动游戏的发行和运营业务。旗下发行的明星产品包括《三剑豪2》《霹雳天下》《诸天至尊》《元气大冒险》《一骑当千》等等。CEO于贤文是国内最早一批手游从业者,也是国内最早的移动互联网从业者之一。曾在3G门户任职,自2008年加入UC,历任营销总监、UC九游副总经理等职位,多年操盘UC营收体系。表达,是整个访谈的关键词,同时也是于贤文的关键词。访谈中,话

  • 认知世界重要的不是名称,是名称背后的意义

    我们中国人很早就开始重视名实之别,认为于国而言这是头等大事,于个人来说也是重中之重。地球上的语言成千上万,不同的语言中对同一事物的称呼完全不同,甚至在同一语言中对事物的称呼也不尽相同。中国古人很早就发现了这种现象,名家就是专门讨论这事的,后来名家作为一个独立的学派虽然消失,但其思想一直在道教流传,如正统道藏正统道藏太清部中就收录了《公孙龙子》一书。名家很早就发现,名称不重要,重要的是名称背后的意义!这就像我们道家说的“名可名也,非恒名也”一样,事物的名称一直在变化,但其背后的意义不变,这是最重要

  • “墨韵五彩 尽扇尽美”——苗再新、贾广健、刘曦林水墨画精品扇面展在京举行

    6月24日,由北京国墨天下书画院主办,北京恒润金藏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北京鼎盛国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、北京国一尚品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北京金城国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北京德嘉金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、北京御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天津金藏国一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、天津典藏国一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、郑州国一集宝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郑州国一韵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郑州国一典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唐山市富仟商贸有限公司、唐山水调歌商贸有限公司承办的“墨韵五彩尽扇尽美”——苗再新、贾广健、刘曦林水墨画精品扇面展在京

  • 为庆祝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献礼

    为庆祝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献礼洛阳-童子2018-06-2519:21抗战题材微电影三部曲之三:《二虎》于6月23、24日,在全体剧组人员的共同努力之下,经过两天的紧张拍摄,已圆满杀青。微电影《二虎》描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,豫西山区某村抗日骨干分子二虎团结乡亲们,与日本鬼子机智周旋,并在1944年痛杀两个鬼子兵的惊险故事。在拍摄中间,全体演职人员,顶烈日,冒酷暑,先后奔赴新安县北冶镇甘泉村、偃师市首阳山镇邢沟村进行实景拍摄。最小的演员只有9岁,年级最大是编剧挥笔畅想老师,他已经73岁了,仍和年轻演员

  • 选择这种地方下葬,子孙三代不是大贵必然大富

    我叫关胤,靠给人抬棺材为生。咱们关家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,就成了代代相传的抬棺匠。要说一般的抬棺匠吧,其实也就是卖力气的活儿。只要有一膀子力气,胆子稍大点,最多再学点办白事儿的规矩,也就齐活儿了。但咱们关家不一样,既然是祖传的行当,那肯定也就要讲究得多,传下来的手艺,自然也不仅仅是卖力气抬棺材那么简单。在咱们关家的规矩里,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棺材,如阴棺、阳棺、冥棺和生死棺等。而且并不是所有的棺材都能顺顺利利的出殡下葬,因为棺材涉及到了生死,自然也就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情。这种时候,关家就有“

  • 优秀的领导都是坏人!(经典)

    让你的员工因为你而成长,拥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并具备了完善的品行。让员工不断的成长,这才是领导对下属最伟大的爱!请看最近超火的两张图你就明白了!如果说严格是大爱,那纵容又是什么?此刻觉悟:让你的员工因为你而成长,拥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并具备了完善的品行。让员工不断的成长,这才是领导对下属最伟大的爱!脾气好的领导看似好,其实是一种自私的表现,不想让你下属变得强大和超越你!我们要记住:1、对你有严格要求的领导,才是真正能帮助你成长的好领导,使我痛苦着,必使我强大。2、再强大的个人,在温暖的环

  • 白玉籽料手镯为什么这么贵,看看这都知道原因了

    晶莹油润的和田玉籽料手镯给人一种优雅高贵感,深得大家的喜欢。那是昂贵的价格而让很多人望而止步,那为什么和田玉籽料手镯这么贵呢?到底和田玉手镯贵在哪里呢?现在来了解一下和田玉手镯为什么这么贵?首先,和田玉籽料手镯选料的难度造成了它的昂贵。制作仔玉手镯的原材料还要避开水线、棉、僵石、所以制作玉镯非常废料,现在优质的和田玉料子也是非常的稀缺,能够找到一块做出一个手镯的料子是非常不容易的,所以优质的和田玉手镯是非常贵的。第二,制作和田玉镯的风险很大造成了仔玉手镯昂贵。一块十几公斤的料,切开后剥掉僵石等毛

  • 磨剑39年,终于迎来了平顶山第一人!汝瓷大师孟玉松实至名归!

    1973年,她开始从事汝瓷恢复研究工作,在没有设备、没有技术,缺乏资料的情况下,从点滴做起,刻苦钻研,一步步攻克一个个难关,把汝瓷的主要品种全面恢复起来;1980年,她开始和郭遂师傅一起研制“汝窑天蓝釉”;1983年,她获得河南省科技进步奖;1986年,为改变厂里亏损状态,她主持研究了“汝瓷17号豆绿釉”投产后年净增产值60万元,节耗6万元,直接使厂里扭亏增盈。获河南省科技进步奖、河南省科技腾飞奖。1987年,她研制的“汝窑月白釉”通过国家轻工部和河南省科委组织的技术鉴定。1988年,她主持研究

  • 鉴定墨玉的这几件法宝,来拿走用吧

    墨玉是一种珍贵而稀有的自然资源,也是属于和田玉中的一种名贵品种,具备了和田玉的优秀品质,坚致温润,墨玉是纯漆黑如墨者,其漆黑如墨,色重质腻,纹理细致,光洁典雅。而墨玉之所以珍贵而非常的稀少,主要是墨玉的自然结构与形成是非常的漫长,那么应该怎么鉴定是墨玉呢?墨玉颜色是非常的深,而且很纯正,首先要看墨玉的颜色,要求墨玉的颜色要足够深,足够纯,反之不够深,我们可以用强光照射,照射出来的依然是漆黑的墨色,墨玉的颜色也是分布很均匀的。墨玉继承了和田玉的油、润的特点,触摸时发现墨玉很细腻,很光滑。不过现在市